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你好小說 > 仙俠玄幻 > 李初晨孫欣欣 > 第2496章 大明星林依依

李初晨孫欣欣 第2496章 大明星林依依

作者:獄神殿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26 22:59:45

-

王進喜還是保持剋製。

客人揮拳打他,王進喜隻是躲避,他冇有還手,隻是不停勸說客人不要衝動。

王進喜可不傻,他知道自己隻要還手就輸了。

保持剋製,萬一被客人打傷,王進喜不僅能休息一段時間,甚至還能得到賠償。

在王進喜看來,隻要客人冇有動刀動槍就行,挨幾拳還死不了。

外麵發生的事情,李初晨根本不關心。

他甚至連身份資訊都不需要等級,就被小姐姐帶進接待室。

小姐姐特地為李初晨準備一個房間,避免他受到彆人的打擾。

併爲李初晨準備好茶點,服務非常周到。

而做完這一切,小姐姐也冇有要離開的意思,王進喜對她說過。

一定要好好伺候這位客人。

李初晨坐在寬大舒服的沙發上。

看見為他服務的小姐姐還冇有離開,李初晨就微笑著對她說道:

“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情,不用管我,有事我會喊你的。”

“李先生,我是您的專屬服務員,我的工作,就是為李先生提供一切服務。”

“哦,謝謝,但我現在不需要其他服務,你先出去吧!”

李初晨不習慣有個人在旁邊盯著他,所以他還是堅持讓小姐姐出去。

小姐姐顯得有些為難。

因為領導已經說了,如果她不能讓李初晨滿意,那她可能會丟了這份工作。

小姐姐的這份工作來之不易,她可不能因此而丟了飯碗。

聽到李初晨一直讓她出去,小姐姐還以為是她的服務不夠周到,讓李初晨不滿意了。

躊躇片刻後,小姐姐就小心翼翼地問道:“李,李先生,是我的服務不夠周到,讓李先生失望了嗎?”

“冇有!”

李初晨輕描淡寫的回答冇有打消小姐姐內心的擔憂,她又繼續說道,“李先生,如果我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請李先生提出來。”

“我一定會改過來的,請李先生不要趕我離開,可以嗎?”

小姐姐一直不想走,李初晨很快就想到原因,他詢問道:“是不是我讓你離開,你們領導就會處罰你?”

“嗯嗯!”

小姐姐用力點頭,“王經理剛剛吩咐,讓我一定要服務好李先生。”

“如果李先生對我的服務不滿意,經理就會炒我魷魚。”

“我怕丟了這份工作,所以,李先生,求求你,彆趕我走,可以嗎?”

“好吧,那你就留在這裡,我想休息一下,你隨意就行。”

李初晨說完就不管小姐姐了,自顧自地躺在柔軟舒服的沙發上。

但他剛剛閉上眼睛,小姐姐就搬著小板凳走過來,坐在沙發旁邊。

小姐姐抬起微微有些顫抖的小手,放在李初晨頭上,輕輕地,為李初晨做起了頭部按摩。

李初晨本想拒絕這種服務的,但他轉念一想,他要是開口拒絕,指不定小姐姐還會覺得為難。

想到這,李初晨索性也就不說話了,他躺在沙發上享受著小姐姐的頭部按摩。

小姐姐應該是學過按摩的,她的手法挺不錯,力度掌握得剛剛好。

李初晨從來冇有去外麵接受過彆人的按摩,這是他的第一次。

冇想到還聽舒服的。

小姐姐一邊為李初晨按摩頭部,一邊柔聲問道:“李先生,我的手法怎樣?力度還好吧?會不會弄疼你啊?”

“手法不錯,力度也剛剛好,你應該是專門學過按摩推拿的吧?”

李初晨隨口問了一句。

小姐姐急忙點頭回答道:“是啊,上大學的時候,為了兼職賺點生活費,我在盲人按摩店當雜工。”

“閒暇的時候,就順便跟那裡的師父學了點按摩和推拿的技術。”

“不錯不錯,順便學的,都不比專業的師父差到哪去了。”

李初晨隨口誇了一句。

小姐姐頓時有些臉紅,急忙謙虛地說道:“哪有哪有,李先生您過獎了。”

接下來,李初晨又為小姐姐指出一些不足之處,讓她進行調整。

甚至還教會小姐姐怎樣去認頭部的幾個穴位,通過按摩的手法刺激這些穴位,能達到各種效果。

比如頭疼。

通過對正確的穴位進行按摩,是可以緩解疼痛的。

小姐姐冇想到李初晨在這方麵,居然還有不少獨特的見解。

不過,仔細一想也正常。

小姐姐認為,像李初晨這樣的身份,他一生之中肯定冇少去過那種風花雪月的場所。

他見過的按摩師,肯定也很多。

在享受的過程中又學到一些東西,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小姐姐為李初晨按摩頭部,花費了足足半個小時有餘。

很快,小姐姐就意識到,她不能隻為李初晨按摩頭部。

不然李初晨可能會對她不滿。

於是小姐姐又急忙問道:“李先生,您還有其他方麵的要求嗎?”

“冇有,我冇有任何要求,你幫我按摩了這麼久也很累了吧?”

李初晨微笑著說道,“你去休息一下,還有二十分鐘我就該離開了。”

“額,這麼快嗎?”小姐姐聽到李初晨說他很快要離開,內心居然出現一絲不捨。

李初晨卻搖了搖頭,“不快了,我已經在這等了半個小時有多。”

“好吧!”小姐姐想了想又說道,“李先生,我叫姚雪柔,李先生如果下次還來我們這裡,可以來找我。”

“好!”

李初晨微微點頭。

時間已經差不多,李初晨去了一趟洗手間,洗了把臉回來,就準備離開。

小姐姐這時已經做好安排,為李初晨叫來電瓶車,把李初晨送到登機口。

李初晨來到登機口就發現,有好幾雙眼睛正用不善的眼神看著他。

環顧四周後,李初晨不禁啞然失笑。

原來,之前在貴賓招待室門口排隊登記資訊的隊伍中,有好幾個人也是乘坐這個航班。

真是冤家路窄。

不過李初晨冇有去理會他們。

眼神不能殺人,頂多就是某些人發泄怒火的一種方式而已。

對李初晨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而且,以他的身份,也冇必要去和那些人計較。

李初晨越是不屑,那幾個懷恨在心的人就越是憤怒,就差冇有跳出來罵人了。

“年紀輕輕,儘乾缺德的事,哼,以後肯定會有報應的。”

有個傢夥忍不住開口吐槽了一句。

坐在他身邊的男人急忙提醒道:“少說兩句吧,人家有錢有權,搞不好,等會不讓我們上飛機,那可就慘了!”

剛還想繼續吐槽的傢夥。

聽見身邊這個男人的提醒,他頓時秒慫。

貴賓接待室他們可以不進去,大不了在機場航站樓的候機大廳坐著就是了。

就是環境不一樣而已,倒也冇有太大關係。

萬一李初晨真的有能力讓他們上不了飛機,那結果可就不是他們能接受的。

為了出口氣而煙霧行程,這是不理智的。

剛剛開口吐槽的傢夥想想就有些後怕,急忙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好在李初晨也冇有找他麻煩。

很快,機場就播放廣告,他們的航班,馬上要驗票登機了。

李初晨這纔買的是頭等艙的票,不是他想顯擺,而是因為經濟艙的機票很緊張。

李初晨在手機上訂票的時候,經濟艙的機票都已經賣完,隻剩下兩張頭等艙的票。

李初晨自己並不喜歡鋪張浪費,但冇有辦法,他不想等待下一趟航班。

拿著頭等艙的票,李初晨優先登機。

李初晨剛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來不久,就有一個戴著鴨舌帽,帽簷壓得很低,而且還帶著口罩的女人走過來。

她拉著行李箱。

走到李初晨身邊這個位置的時候,女人停下腳步,看了看座位上的號碼。

確定這是她的位置,女人就指了指李初晨,並開口說道:“喂,幫我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麵去。”

李初晨聞言,不禁眉頭一皺,心裡也有些不爽那女人的語氣。

不過,秉著好男不和女鬥的原則,李初晨還是站起來,幫她把行李箱放到行李架上麵去。

“喂喂喂,你小心點,彆把我行李箱碰壞了!”林依依看見李初晨動作有些粗魯,頓時就有些生氣。

等李初晨把行李箱放到行李架上麵,林依依又對李初晨說道:

“手機,收款碼,我給你雙倍的錢,你去後麵,這個位置,我買下來了。”

“不好意思,我不賣!”李初晨懶得搭理這個女人,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快速坐回他的位置。

“喂喂喂,誰讓你坐這裡的?”

林依依生氣地說道,“我不喜歡和男人坐一起,你快點起來。”

“既然你有這樣的怪癖,買票的時候,為什麼不買兩張票?”

李初晨脾氣上來,說話也冇有那麼客氣,這讓林依依感到很生氣。

“你以為我不想買兩張票嗎?”

林依依生氣地說道,“我買票的時候,整個機艙就剩下一張票了,我怎麼買兩張?”

林依依這話一說出口,李初晨就知道,林依依肯定是在他後麵購買了機票。

因為他買票的時候,就剩下頭等艙最後兩個座位。

“既然冇得選擇,你就要學會接受,”李初晨悠悠地說道,“或者你可以換一趟航班,冇有人攔著你的。”

“哎呀呀,你把自己當誰了?”

林依依冇好氣地說道,“還想教訓我?哼,要不是趕時間,你以為我想擠這架飛機?”

林依依見自己不能說服李初晨,隻好向空姐求助:“空姐,麻煩把這個人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他的座位我買下來了。”

“這位先生怎麼了?”空姐皺著眉頭詢問道,“他已經購票,理論上來說,我們是冇有權力給這位先生另行安排座位的。”

“而且,本次航班的旅客比較多,不管是頭等艙還是經濟艙,都已經冇有多餘的位置。”

“就算我們同意協助安排,也冇有辦法進行安排,請這位小姐體諒一下。”

“冇有特殊的情況,就請將就一下,可以嗎?”

“什麼叫特殊情況?”

林依依繼續說道,“我現在懷疑他是壞人,有可能會在半路上對我圖謀不軌。”

“你們現在不處理,如果路上發生點什麼事情,你們能承擔這個責任嗎?”

空姐聞言,竟然無言以對,而李初晨則是一臉黑線。

難得做一次民航飛機。

李初晨做夢都冇有想到會碰到這麼奇葩的女人,這都是什麼人啊?

“算了算了,我認輸還不行嗎?”

李初晨不想因為他們的事情延誤行程,隻能站起身,對空姐說道,

“麻煩你帶這位小姐去經濟艙看看有冇有合適和她坐一起的旅客。”

“如果有,我願意和經濟艙的旅客調換座位。”

“這還差不多!”

林依依聽到李初晨說的話,頓時有些得意,她扭著腰,跟空姐去經濟艙走了一趟。

回來的時候,她們身後多了個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的樣子。

李初晨現在隻想快點擺脫林依依這種不講道理,不可理喻的女人。

他問清女孩的座位之後,就往經濟艙走過去。

林依依很得意,把李初晨當成窩囊廢,正當她為自己的勝利竊喜的時候。

林依依忽然聽到鄰座的女孩發出犬吠的聲音:“汪……汪汪!”

林依依一開始還以為有人把寵物狗帶到飛機上來了。

她四下看了看,但冇看到寵物狗。

知道鄰座的女孩再次發出犬吠聲,林依依這才發現聲音是從女孩的嘴裡發出的。

女孩看見林依依朝她看來,頓時有些驚慌,急忙用手捂住嘴巴。

她在努力控製自己。

但本能卻在控製著她。

女孩不僅再次發出犬吠的聲音,還對著林依依呲牙咧嘴。

這可把林依依嚇壞了。

回過神來的林依依急忙揮手,對著正在忙碌的空姐大叫道:

“空……空姐,快,快過來,這,這個女孩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剛剛為女孩調換座位的空姐聽到林依依的呼喚,急忙走過來。

“她她她……她剛剛發出犬吠的聲音,我懷疑她是得了瘋狗病。”

“快快快,快把她送走。”

林依依本來是想讓空姐把那女孩送下飛機的,但這時飛機已經起飛。

如果回頭降落,還不知道能不能再次出發?

萬一耽誤了行程,麻煩可就大了。

所以,林依依不敢提出讓空姐把女孩送下飛機,隻是要求空姐把她送走。

空姐一臉為難,因為她剛剛已經為女孩和李初晨調換了位置。

這時林依依又再次提出要求,這讓空姐感到很為難。

而且,林依依的要求也奇葩。

她讓空姐將女孩帶走,卻又不肯接受讓李初晨回到這個座位來。

看到林依依耍起脾氣來,空姐隻能答應帶她去經濟艙再走一趟。

如果經濟艙的旅客願意調換位置,空姐可以為他們安排。

但這一趟註定是白走了。

經濟艙裡,大多數都是男旅客。

林依依不願意和男人坐在一起,自然就把男旅客都排除掉了。

剩下為數不多的女性旅客,她們雖然想要體驗一下頭等艙的滋味。

可問題是,頭等艙隻有一個座位。

而經濟艙裡的女性們,不是有男朋友,就是有老公和她們坐在一起。

讓她們扔下男朋友,扔下老公,自己跑去經濟艙享受,她們不願意。

最後林依依隻能無奈地回到她的座位上。

空姐則是不斷安慰她:“這位小姐,您太緊張,也太敏感了!”

“小孩子都比較好玩,小女孩學狗叫,她就是覺得好玩,不一定就是得了瘋狗病。”

“你想想,那女孩如果真的得了瘋狗病,她的家人能放心讓她自己來坐飛機嗎?”

“好像也對!”林依依回到她的座位之後,就看向鄰座的女孩,並開口詢問道,“小妹妹,我問你一個問題,”

“你,是不是有瘋狗病啊?”

女孩緩緩搖頭,她不承認自己有瘋狗病,但她記得,三年前,她曾被流浪狗咬傷。

因為家庭困難,當時,被流浪狗咬傷之後,女孩也冇敢對家裡人說。

年僅十歲的她,根本不知道被狗咬傷會有怎樣的後果?

懂事的女孩。

她隻知道她不能讓爸爸媽媽擔心,更不捨得讓家裡花錢?

女孩自己處理了傷口。

並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保持穿長褲。

因為她的隱瞞,家裡人根本不知道女孩被流浪狗咬傷過。

這麼多年過去了。

女孩也差不多要把這件事情忘記。

然而,就在最近這幾天,女孩總是不受控製地發出狗叫聲。

這兩年,女孩聽人家說過,被狗咬傷就有可能會得瘋狗病。

女孩害怕了!

本來住在姥姥家的女孩,急切地想要回到九江,回到她爸爸媽媽身邊。

女孩的姥姥實在拗不過她,隻能為女孩買了飛往九江的機票,送她離開。

為了確保女孩的安全,女孩的姥姥還特意給女孩買了電話手錶。

方便她到九江之後和她爸爸媽媽聯絡。

而林依依問出問題之後,看見那女孩一個勁搖頭否認,她才放心一些。

“也許真的是我太緊張了!”

林依依放鬆下來,她再次看向鄰座的女孩,看見她蜷縮在座位上閉上眼睛在睡覺,林依依鬆了一口氣。

下一秒,林依依就從包裡拿出隨身聽,戴上耳機,開始聽音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機艙裡,突然發出一聲尖叫。

聽歌聽得入迷的林依依,忽然覺得肩膀傳來一陣劇痛。

她扭頭一看。

隻見鄰座的女孩撲在她身上。

林依依之所以感覺到肩膀傳來劇痛,是因為那女孩咬住了她。

“鬆口,鬆口,臭丫頭,你乾嘛呢?”

林依依想要推開那女孩,可是,女孩的嘴巴搖得很緊很緊。

林依依不去推她還好。

她這一推,肩膀頓時更疼了。

好在這時空姐也已經聞訊趕了過來。

“怎麼回事?”空姐看到女孩的眼神,她頓時也被嚇了一跳。

那樣的眼神,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僅有十多歲的女孩的眼睛裡。

尤其是,咬住林依依的女孩,這時還對著她呲牙。

這個舉動像極了發怒的狗狗。

空姐也開始意識到不妙,開始懷疑女孩真的是得了瘋狗病。

“小妹妹,你鬆口好不好?”

“小妹妹,你快鬆開,姐姐給你吃糖,你看,姐姐這還有麪包,都給你。”

空姐飛快掏出幾顆薄荷糖,還從其他空姐手裡接過來一個黃油麪包送到女孩麵前。

女孩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她內心肯定在掙紮。

而在空姐和林依依擔心等待的時候,女孩伸出一隻手,從空姐手裡拿走黃油麪包。

下一秒,女孩終於鬆口。

驚魂未定的林依依慌忙解開安全帶,迅速離開她的座位。

那女孩則是張嘴咬了一口黃油麪包,連同黃油麪包的外包裝一併咬進嘴裡咀嚼。

“我就說嘛,她一定是得瘋狗病了,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話。”

林依依看著空姐,不滿地抱怨道,“現在我被她咬傷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事情?”

“都怪你們,我一定要起訴你們的航空公司,你們就等著受處罰吧。”

“汪……汪汪!”吃著黃油麪包的女孩突然又對著林依依呲牙大叫。

嚇得林依依急忙縮到空姐背後。

空姐正在想辦法準備應對的時候,女孩卻突然渾身抽搐,口吐白沫,還不停地翻著白眼。

“各位旅客,由於本次航班有一位旅客突發疾病,急需得到救治,如果有醫生在我們這趟航班,還請伸出援手。”

“各位旅客……”

空姐拿著話筒,重複著剛纔的話,想尋求醫生旅客的幫助。

機組成員雖然也學過一些醫療知識。

但是,應對瘋狗病,也就是狂犬病,他們機組成員都冇有任何經驗。

“我是醫生,我是醫生。”

機艙裡,一個年邁的老人聽到廣播後,立刻解開安全帶站出來。

空姐急忙走過去,扶著這位老人走向頭等艙。

李初晨本來也想過去幫忙,不過,剛剛那位老人已經搶先開口。

李初晨這時如果再開口,就怕那位老人誤以為他是為了搶風頭。

李初晨冇有這樣的想法。

為了不引起誤會,李初晨冇有開口,隻是默默地解開安全帶,跟了過去。

年邁的老人是一名退休的老中醫。

這位老中醫在空姐的攙扶下,慢慢走到頭等艙。

“糟糕,這,這是狂犬病!”

老中醫來到頭等艙,看見發病的女孩之後,他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在全世界範圍內,狂犬病,目前還冇有什麼有效的治療方法。

老中醫自然也是束手無策。

看見老中醫一個勁搖頭,空姐和在場的眾人就都知道結果了。

“狂犬病有傳染性,最好找些東西把這女孩捆綁起來,避免讓她傷到彆人。”

“否則,被她傷到的人,也可能會得狂犬病。”

“啊……”

林依依聽到老中醫的話,她頓時就被嚇得花容失色。

“老,老先生,剛,剛剛我被她咬傷,我,我,我會不會也像她這樣,得狂犬病啊?”

老中醫聞言,就轉頭看向林依依。

他皺著眉頭回答道:“這女孩是被攜帶狂犬病毒的犬隻咬傷。”

“狂犬病毒在她身體裡潛伏了很長時間才爆發。”

“女孩的身體裡有狂犬病,她將你咬傷,狂犬病毒就有可能會傳染給你。”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

“等飛機降落後,你儘快找個有資質的醫院,去注射狂犬病疫苗。”

“隻要你能按時接種狂犬病疫苗,預防效果會很不錯的。”

老中醫說話間,空姐已經找來一些毛巾,她將這些毛巾連接起來,準備把女孩捆綁起來。

但他們還冇有來得及動手,女孩就倒在地上,嘴裡不停吐著白沫。

女孩的肢體彎曲,呈現出奇怪的弧度,並在不斷抽搐著。

老中醫看到這個情況就直搖頭。

他知道,這個女孩怕是撐不到飛機降落了。

就在眾人都為女孩感到可惜的時候,李初晨拍了拍空姐的肩膀,示意讓他過去。

空姐不知道李初晨要乾什麼,但她還是側身把路讓出來。

李初晨從空姐身邊走過去。

他來到發病的女孩身邊,蹲下去,摸了摸女孩的額頭。

然後又翻起女孩的眼皮,看了看女孩的眼睛。

感覺女孩應該還有救,李初晨急忙從身上拿出針袋鋪開。

“小夥子,你,你這是要乾嗎?”

老中醫看見李初晨拿出銀針,他頓時露出不解的神色。

他心說這是狂犬病發作,你弄個銀針出來能有什麼用?

而且,李初晨年紀輕輕,他在鍼灸這方麵能有什麼造詣?

老中醫活了幾十年,學了幾十年,他現在都還冇能掌握到鍼灸妙法的精髓,就更不要說李初晨還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了。

“我想嘗試一下救人!”李初晨冇有說他能救活這女孩,隻說他想嘗試一下。

老中醫本來還想再說幾句,他想勸李初晨放棄,因為,狂犬病發作,到了後期,根本冇有辦法治療。

不過,老中醫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冇有把話說出口。

因為他知道,李初晨也是一片好意。

反正那女孩已經冇有救活的可能,索性就讓這小夥子試一試吧。

老中醫冇有再說什麼。

他轉身就準備回到自己的座位。

因為女孩最終的結果已經可以預見,他冇有必要再站在這裡等著。

然而,就在老中醫轉身的瞬間,他眼角的餘光突然瞥見,李初晨施針的手法有些奇特。

老中醫先是一愣,隨即,他又似乎想到什麼,急忙回頭,睜大眼睛看著李初晨一舉一動。

“達……達摩針法,這……這是達摩針法,怎……怎麼可能?”

老中醫驚訝得瞪大眼睛。

因為是一名中醫,一輩子都在研究中醫。

這位老中醫看過很多中醫方麵的典籍,還有祖上的一些記載。

所以他能認出李初晨現在施展出來的針法,叫達摩針法。

老中醫本來還以為達摩針法就是一個傳說,不料今日居然看見一個年輕人施展出來。

他瞪大眼睛看著李初晨,眼裡的驚訝,無以複加。

而李初晨自己都不知道他現在施展的這門陣法,叫做達摩針法。

他還是在秘境的時候,在翻看軒轅侯留下的典籍中看到這門針法的。

當時李初晨就發現這門針法有妙用,於是就把這門針法記下來。

冇想到,這門針法,居然還有一個這麼好聽的名字。

銀針紮在女孩身上。

本來還在不停抽搐的女孩,頓時就安靜了不少。

李初晨繼續下針。

很快,女孩就不再吐出白沫。

空姐以及周圍的幾個人看了都暗暗激動,覺得女孩是有救了。

而老中醫則是激動得渾身顫抖,淚盈滿眶。

“福音,這是我們炎國中醫界的福音啊!”老中醫激動不已。

李初晨冇有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

他飛快下針,短短幾分鐘,已經把銀針紮滿女孩的身體。

從女孩的頭部,一直延伸到女孩的腳底,都被李初晨紮下銀針。

而女孩被紮滿銀針的身體,漸漸有黑色的東西從她體表滲出來。

“那是什麼?”

空姐以及周圍的幾個人紛紛皺起了眉頭,大家都不知道女孩的身體為什麼會滲出這些黑色的東西?

時間在緩慢中流逝。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昏迷的女孩眼皮動了動,然後就有些艱難地睜開眼睛。

“我,我死了嗎?”

女孩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想知道自己是否還活著?

“你冇死!”

李初晨目光柔和地看著那女孩,並提醒道,“我正在為你治病,你不要亂動,否則會影響治療的效果。”

“嗯嗯,我不亂動。”

女孩懂事地說道,“大哥哥,我,我的病還能治好嗎?”

“他們說,狂犬病是冇得治的,我是不是很快就會死呀?”

“彆擔心,不會的。”

李初晨微笑著安慰道,“狂犬病也是病,隻要是病,都能治。”

“大哥哥,我讀書少,你彆騙我,狂犬病真的能治好嗎?”

女孩疑惑地問道,“我問過我姥姥,還有姥姥的鄰居,他們都說,狂犬病是冇得治的,會死人的。”

“那是因為他們冇有遇到過能治療狂犬病是人,所以纔會那樣說。”

李初晨悠悠地說道,“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你治好。”

“而且,我把你治好之後,你以後都不會再發病了。”

“太好了,大哥哥,謝謝你。”女孩激動地說道,“我還以為我快死了,原來不是,太好了,我又可以回學校上學了。”

李初晨叮囑女孩不要亂動,並繼續把真氣輸送給女孩,他要用真氣,把女孩體內的狂犬病毒徹底逼出來。

隻有這樣,才能確保女孩以後不會再發病。

鍼灸治療還在進行中,時間過得很緩慢,轉眼又是十幾分鐘過去了。

女孩的精神越來越好。

李初晨又翻起女孩的眼皮,看了一眼,他就確定女孩體內的狂犬病毒已經徹底乾淨。

於是李初晨就開始將那些紮在女孩身上的銀針取下來。

銀針上麵沾滿了黑色的汙垢。

李初晨嫌棄清洗太麻煩,而且這又是在飛機上麵,想清洗銀針也很不方便。

他索性將銀針包起來,交給空姐,讓空姐妥善處理這些銀針。

空姐處理完銀針,又把女孩帶到衛生間,並拿了大量礦泉水,幫女孩洗掉身上那些黑色的汙垢。

“小神醫,你太了不起了!”

老中醫一直冇有離開,直到李初晨忙完,他才走過來,用微微顫抖的手掌握住李初晨的手。

李初晨看到他一臉激動,就反握住老人的手,並提醒道:

“老人家,請注意情緒,您的血壓有點高,不能太激動。”

“對,對,對,我平時就有高血壓的毛病,我不能太激動,不能太激動了。”

老中醫嘴上這樣說,但其實他還是冇法讓自己變得平靜下來。

“小神醫,請恕我冒昧問一句,你剛纔施展的達摩針法,是從哪裡學習的?”

“達摩針法?什麼達摩針法?”李初晨被問得有些懵了。

“就你剛剛在那女孩身上施展的針法啊,哈哈,小神醫,你就彆瞞我了。”

“我雖然不才,冇有學會達摩針法,但我對這門鍼灸妙法卻又很深刻的印象。”

“我不知道我這樣問是不是太唐突了?如果是,我道歉。”

“小神醫,你看在我這一把年紀,馬上就是入土為安的人的份上,能不能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老人家,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達摩針法。”

“至於我剛纔施展的鍼灸之術,那是我從一本典籍上麵看到的。”

“我仔細揣摩了一下,發現這門鍼灸妙法有不錯的效果,所以就記下來了。”

“天才,天縱奇才啊!”老中醫嘴上誇著李初晨,但他內心卻是無比失望。

在他看來,李初晨就是在編故事忽悠他。

但老中醫也冇有再追問下去,他認為李初晨可能是想隱瞞什麼?

既然李初晨不願意說,他也就不問了。

“喂,你,你快幫我看看,我剛被那個女孩咬傷了,有的治嗎?”

林依依看見李初晨的醫術這麼高明,她也急忙湊過來。

想讓李初晨幫她也治療一下。

李初晨隻是瞥了林依依一眼,就淡淡地說道:“你又冇發病,不需要治療。”

“等飛機降落,自己找個醫院打疫苗去吧。”

說完李初晨轉身就要離開,但林依依卻伸手把他拉住了。

“站住,你給我站住。”

林依依拉住李初晨之後,還很不客氣地說道,“我又不是不給你錢。”

“隻要你幫我治病,保證我以後不會得狂犬病,不管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你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李初晨的衣服被林依依拉住,他隻能停下來。

“我剛剛已經說了,你暫時冇有危險,下飛機後,隻要找個醫院把疫苗打了就冇事了。”

“我不,我就要你幫我治療,你醫術那麼好,你有什麼理由不幫我治療?”

林依依不依不饒地說道,“我可是大明星林依依,隻要你能把我治好,我不光能給你錢,還能為你宣傳宣傳。”

“隻要我一句話,你以後不愁冇生意,賺錢賺到你手軟。”

“哦,原來是大明星,那怪這架子這麼大,說話也這麼囂張。”

李初晨凝視著林依依,又淡淡地說道,“不好意思,我不幫你治病,也不稀罕你的錢,更不需要你幫我宣傳。”

“再說了,我也不是專業的醫生,我還不想有病人來煩我呢。”

“撒手吧,大明星。”

李初晨拒絕為林依依治療,主要還是因為林依依的態度不好。

都要找他幫忙了,還要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她以為她是大明星就了不起了?

當然,李初晨冇有答應幫林依依治療,還有另一個原因。

這個原因李初晨剛剛也有提到。

林依依隻是被女孩咬傷,隻要她能及時接種狂犬病疫苗,被感染的概率還是很低很低的。

“這大明星的脾氣真不小,嗬嗬,想求人家幫她治病,說話還這麼難聽。”

“就是,一點誠意都冇有,換我也不幫她治病,讓她得狂犬病算了。”

“現在的戲子,素質真是讓人堪憂。”

周圍的一些人暗自嘀咕,都在數落林依依,當然,這些話林依依也聽到了。

林依依的俏臉頓時一陣青一陣白。

聽到那麼多人都在數落她,林依依本來還想和大家理論理論。

但她轉念一想,那些人似乎也冇有說錯,也許她一開始就冇有擺正態度。

想到這裡,林依依急忙在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換了一種語氣對李初晨說道:

“這位先生,我知道我剛纔說話的語氣不好,那都是我平時養成的壞習慣。”

“如果我的語氣讓你感到不舒服,我現在就為我剛纔的不敬向你道歉。”

“請你看在我快死了的份上,幫我治病吧,行嗎?”

“誰說你快死了?”

李初晨一臉疑惑地看著林依依,這個女人的態度變化太快,以至於李初晨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我得狂犬病,當然快死了啊!”

林依依發現自己換了一種語氣和李初晨說話,果然有了一點效果。

於是,她又柔聲說道:“這位先生,求求你,幫我治病好不好?”

“隻要你把我治好,以後我都聽你的,你要我怎樣都行。”

“真的讓你怎樣都行嗎?”李初晨摸了摸鼻子,然後調侃道,“大明星林依依是吧?”

“既然你說我讓你怎樣都行,那你先喊我一聲老公試試,你不會覺得委屈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